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任性驢友頻犯險 “救援賬單”誰來付?

2019-12-21 20:28  來源:寧夏日報  責任編輯:安羽
字號  分享至:

2019年以來,寧夏先后發生多起驢友被困,公安、消防緊急救援的事件。一些驢友無視安全、盲目冒險造成的意外和險情,一次次消耗著公共資源。每一次救援隊伍的集結,都意味著一份長長的“救援賬單”。

現狀:驢友遇險頻發救援成本不菲

(一)

驢友“不走尋常路”,一旦遇險,每一次生死營救都驚心動魄,這種無視自身安全和警示的任性行為,使得當地政府因搜救而耗費大量的公共資源。

一次次營救背后,都是沉甸甸的救援成本。

2019年3月3日12時許,石嘴山市北武當廟溝內有1名驢友被困,大武口消防支隊8名指戰員迅速前往營救。救援行動剛結束,消防員還未有片刻休息,又傳來了支隊指揮中心的調派命令:武當廟溝內又有一名驢友受傷被困。一個下午,兩場救援,8名消防員歷時7個小時將2名驢友救出。

2019年5月,在中衛市騰格里沙漠,3名驢友在沙漠腹地探險時迷路,中衛市消防救援支隊出動多名消防員,利用衛星電話、無人機等救援設備,與當地民警一同深入沙漠深處搜尋,最終,用了半天時間成功營救了3名驢友。

8月20日下午,3名游客到中衛市黃河邊游玩時,盲目涉水到黃河中央的一處淺灘撿石頭,因突遇降雨,黃河水位迅速上漲,3人被困。中衛市消防救援支隊迅速出動水域救援力量實施救援,因水流湍急,消防人員2次涉水救援都未成功,后來,利用無人機搭設救援繩索,被困的3名游客最終才脫離險境。

9月2日晚上7時,經過13個小時的搜尋和救援,銀川市西夏區消防救援大隊懷遠中隊12名消防指戰員成功將1名不慎摔傷的登山愛好者救至山下。經了解,3名登山愛好者在爬“野山”時,在賀蘭山王歪脖子溝走失,3人當天凌晨4時冒險下山,其中1名驢友不慎從山邊10米高的懸崖跌落受傷,被困10多個小時。

記者從寧夏消防救援總隊了解到,今年以來,我區消防救援部門共實施山岳救援15起,其中有10起集中在賀蘭山區域,多數事故是由于驢友違規探險引發。

近年來,隨著登山、徒步、探險等戶外運動的興起,以及消防救援隊伍職能的不斷拓寬,山岳救助、水域救援等已經成為消防救援隊伍搶險救援的新課題。

2019年6月,寧夏消防救援總隊綜合應急救援機動支隊成立,該支隊主要依托現有消防救援專業隊伍,下設地質災害、水域、山岳、航空等9個綜合救援大隊。

(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防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公安消防隊、專職消防隊撲救火災、應急救援,不得收取任何費用。但由于一些驢友把生命當兒戲,不僅將自己置于險境,而且每次救援都需要公安、消防救援等部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任性行為遭遇危險,卻需要公共資源買單,此舉引發社會強烈不滿。

“山岳救援存在救援時間緊迫、地形復雜、通信不暢、指揮協調困難等特點。”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山岳救援專業隊隊長郭振程介紹,救援中,消防指戰員需要攜帶多功能擔架、救援繩索、防墜落部件、醫療箱、衛星電話等多種救援器材,根據地形和傷者情況,還需要采取擔架抬行、人力背負等救援方法,救援人員自身也面臨著滾石、山洪、墜崖等危險,隨時有可能身處險境。

中衛市沙坡頭區救援大隊水上消防中隊隊長秦俊杰介紹:“中隊成立以來,先后實施水域救援25起,都是在景區外。處置一起小型的事故,需要至少6名消防指戰員協同作戰,所需時間大約在2至12個小時之間,裝備則有多功能擔架、沖鋒舟、快艇、無人機、衛星電話、潛水服、水下機器人等,其中水下機器人可下潛100米,一臺價值10多萬元,屬最頂尖的水域救援設備。”

郭振程和秦俊杰均表示:我國目前已經建立了比較完備的應急預案體系,驢友被困或遇險,本著尊重生命的原則,政府動用公共資源去救援是必要的,這也是消防指戰員義不容辭的責任。

依據我國《旅游法》第82條的規定,旅游者既有求救的權利,也有獲救的權利。但是,驢友探險被困事件頻發,客觀上給旅游救助工作造成很大負擔。每一次救援隊伍的集結,都意味著一份長長的“救援賬單”。

寧夏麗景救援總隊是我區一支重要的民間救援力量,在我區地質災害救援、山岳救援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總隊負責人陳建明以一起小型事故的救援為例,為記者算了筆賬。

“寧夏麗景救援總隊一次小型的救援,最少需要4人,其中1人搜救,另外3人提供后勤保障,加上交通、食品、車輛、通訊、裝備等多項費用,每名救援人員的裝備成本最少在1000多元,有些野外搜救,則耗費更多的人力、財力,物力,救援成本著實不低,在緊要關頭,公安、消防等出動,甚至會動用直升機,救援成本每小時達數萬元。”陳建明說。(記者楊志挺)

消防員在救援中(資料圖片)

保障:戶外旅行誰來“兜底”

“若是游客正常購買門票,在景區范圍之內遇險,救援費用應由景區承擔;若是在明令禁止進入或是沒有對外開放的區域遇險,也沒有向有關部門申報的,對這樣違規的驢友則應該采取有償救援。”采訪中,不少景區負責人這樣認為。“在景區出現意外,無論是否購買門票,景區都需出面進行營救,但是責任劃分需要根據具體情況分析。”通湖草原旅游區副總經理趙志景女士說。

新華保險寧夏分公司鼎龍部總經理趙玉龍則告訴記者,戶外保險是一種專項意外傷害保險,和普通的意外傷害保險有著較大不同。戶外保險特別針對滑雪、滑水、潛水等娛樂運動,以及騎馬、急流劃艇、登山(3500米以上)、高山探險、極地探險,還包括洞穴探險、蹦極、長途無人區、漂流、野外生存、山地越野輪滑、山地自行車越野、溯溪、自然場地攀巖與下降等特定運動提供保障。

趙玉龍特別提醒,購買旅游保險時通常認為,短期出游保險期限多一天或少一天都沒關系。實際上,若保險期限少于出游時間,導致不能完全覆蓋出游時間,萬一在保險期限外發生意外,投保人將無法獲得保險賠償;同時還要對意外傷害、醫療補償等的額度進行仔細核對。對免責條款也一定要看仔細,驢友出游通常會參加一些高風險戶外運動項目,因此在購買保險時需格外關注免責條款,明確即將參加的戶外運動項目究竟是否在承保范圍。

“驢友在購買意外傷害保險時,一定要附加意外傷害醫療保險。如經常進行戶外運動,建議驢友考慮在選擇購買戶外運動險的時候,購買一年期及以上期限、保障較全面的意外傷害保險。”趙玉龍說,以目前的消費水平來看,購買旅游保險產品的意外保額最好大于20萬元,意外醫療最好大于2萬元。(記者張濤)

吳忠消防應急救援技術培訓班開展水域救援技術培訓(資料圖片)

聲音:涉險出行應受重罰

“一個合格的驢友是不會拿生命去冒險的,喜歡去戶外探險,是因為愛大自然、愛健康、愛生命,而不是明知有險還要去犯。”12月15日,銀川野狼戶外群的隊員宮德軒說。

參與戶外探險5年了,宮德軒從一個一無所知的愛好者成為了一名專業的驢友,還常常受邀參與社會救援。“那些以身犯險者中,大多數并非真正意義上的驢友。”宮德軒說。作為專業的驢友,對于難度系數大的路線,每次出發前,大家都會做好路線規劃,進行專門培訓,要求每個隊友都熟悉線路情況,攜帶專業裝備,掌握軌跡學習等。行動中,由經驗豐富、組織能力強的人做向導。“資深驢友帶領資歷低的驢友們行走的路線一般都比較固定,也較為熟悉。”宮德軒說,戶外活動沒有門檻,人人都可以參與,大家AA制,有專業的裝備,但要求一定要遵守群里活動的制度,出行服從統一安排部署,不能單獨行動,要求注重環保,所走過的地方不留垃圾。

為了保障安全,如今很多地方禁止驢友們私自上山。“我覺得不能一味堵,而要疏堵相結合。”宮德軒介紹,在國外及國內有些城市,都會給驢友們開辟一些不危險、風景也不錯的線路,并設有補給點,“畢竟景區和公園只適合游玩,不適合戶外探險運動,且對于經常參與戶外的人來說費用也難以承擔。”他說,如今我區比較活躍的戶外活動組織有騎車、徒步、爬山等多種類別,參與的人群不少。

“我認為對明明知道會出事,卻非要去冒險的這類‘偽驢友’,引發公共救援的,應承擔一定的救援費用,這一類收費一定要帶有懲罰性,可以額度定高一些。”宮德軒說。(記者劉惠媛)

做法:網上約行安全先行

“信息時代,大多數驢友都是通過網絡、微信、QQ群等方式發布活動召集,監管上相對比較難。”12月16日,銀川市旅游執法支隊負責人沈勇說。

近年來,隨著戶外休閑運動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的驢友通過QQ群或微信群等方式,定期自行組織開展戶外探險、旅游。然而,由于大多數戶外組織野外生存經驗不足,不僅很容易導致被困,也時常會發生一些意外事故。

“目前,針對戶外出行并沒有明確的法律法規,對‘約伴同行’性質的驢友組織更是存在監管盲區。”沈勇說,由于一些驢友安全意識淡薄、戶外知識缺失,任性而為,更有些戶外組織機構不規范,缺少保護驢友安全的相關措施,一旦出行后發生意外事故引發糾紛難以處理。“當前,最突出問題是部分戶外組織者缺乏資質,且難以監管的問題。”沈勇說:“由于驢友登山、露營、遠足等戶外活動屬于新生事物,大多數組織機構往往是虛擬的,一個QQ群或一個微信群聯絡的驢友組織,沒有固定營業場所,即使有實體機構,不注冊也難以規范管理。”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目前經民政部門許可的戶外運動俱樂部可以經營戶外用品的銷售及相關的使用推廣活動,如從事登山、露營、穿越、攀巖、蹦極、漂流、沖浪等AA制戶外探險類活動,不能從事經營性旅游業務。

沈勇提醒廣大驢友,出行一定要選擇具有資質的戶外組織或者旅行社,以保障自身安全。(記者馬照剛)

相關報道

36歲輔警遭面包車碾壓犧牲,犯罪嫌疑人已被刑...

28日,湖南常寧市公安局柏坊派出所民警和輔警在執勤時,發現一面包車涉嫌超員,當即示意要求停車檢查。在此過程中,該車突然加速逃離,將輔警顏文雄掛倒并從其身上碾過,顏文雄當場犧牲。

辦案過后,黑客覆滅藥企新生!

在民營經濟起步早、發展快、體量大的深圳,如何妥善處理涉企案件,時刻考驗著深圳檢察人的辦案能力和辦案智慧。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明天還要繼續奮戰”下一刻她倒在離家最近的...

10月1日22:11,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民警符雯艷結束了一天的工作,騎著電動自行車回家。22:16,在離家最近一個路口,她不幸遭遇交通事故,帶著未竟的事業和牽掛,因公犧牲。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