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10天獲利410萬!長江上這艘日進斗金的“吸沙王”栽了!

2019-12-10 10:50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租下改裝后的“貨船”,在長江航道內非法采砂,現場運輸、轉賣,非法采砂近13萬噸,價值415萬余元。

這個盤踞在長江流域,打著“疏通江道”旗號進行非法采砂的24人團伙終獲刑。

記者從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和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檢察院獲悉,非法采砂入刑以來,武漢涉案人數最多、金額最大的非法采砂案一審宣判:24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年3個月至6年6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行程萬里收集證據,等待的就是這一刻。”武漢市公安局水上分局辦案民警說。

日進斗金的秘密在貨船底

2018年5月中旬,武漢市水務局執法總隊在長江武漢段二七長江大橋水域例行巡查時,發現一條大貨船夜夜停在江面不動。同年5月17日22時許,武漢市水務局執法總隊執法人員登船檢查,發現這條船沒有裝貨,而是借著夜色在實施非法采砂作業。和普通采砂船不同,這條船外表與普通貨船無異,船底裝有“隱形泵”。

“隱形泵”尤如江中“吸沙王”,一晚作業便可盜采江砂1.3-1.4萬噸,市場價值約30萬元,算得上“日進斗金”。“隱形泵”還帶有探測設備,可探測江砂質量。

查獲的現場周邊僅有一艘運砂船,船內起獲非法盜采的江砂僅1000余噸。

武漢市水務局將此案移交給武漢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最初落網的駕船人、作業人心存僥幸,只承認被抓現行的這一起不法行為,對幕后老板和大批量盜砂的其他犯罪行為矢口否認。

起初,到案的幾名嫌疑人面對水警的訊問,應答有備、攻守同盟,誰也不透漏現場外的事情。

“這伙人所有的交易都是采取現金方式,船上船下查個遍,都沒有賬目之類的東西,哪怕是一張紙片也沒有。”民警透露。

案件一度進入膠著狀態。武漢水警從繳獲的“吸沙王”分析,這伙人的組織者投入大筆成本,一定還有“幕后故事”。

武漢水上公安分局成立偵查專班,開展外圍調查。

反復審查到案人員時,民警注意到高某:其他人都指認其是“現場指揮”;他本人也承認自己是現場的“頭兒”,但一觸及出資老板,他便吞吞吐吐起來。

顧慮背后必有隱情。

采砂船多個幕后老板先后落網

民警對高某父母開展法治教育,獲知了高某替人打工的可靠線索,并順線鎖定、抓獲了蔡甸奓山男子吳某龍。

吳某龍的落網讓藏身幕后的吳某才、吳某橋等人進入警方視線。僅采砂這個環節,幕后就有吳氏三兄弟、周某、楊某等人。

5月29日,民警到看守所提審嫌疑人時,恰巧碰上前來打聽吳某龍情況的嫌疑人吳某才,將他抓獲歸案。

得知兩個合伙人已被刑事拘留,開工廠、做酒店生意的周某向公安機關自首,并將鎖在抽屜里、詳細記錄著參與經營采砂船賬目的賬本交給警方。

“賬本反映了該團伙的關系圖譜、利益分割。”民警說,這艘大采砂船來武漢才10天,該團伙就獲利410余萬元。

警方深挖線索,順利將楊某及正準備攜妻逃跑的吳某橋抓獲歸案。

作為主要組織者,吳某橋到案后拒不交代作案事實。根據其他嫌疑人交代及相關賬目線索,民警發現,大采砂船的幕后老板實際上是南京的芮某、代某、姚某3人:合股投資,300萬元買船、700萬元改造,在船底安裝“隱形泵”、探測分析設備。

起初,芮某指使姚某自首。姚某到案后,一口咬定只盜采了2000多噸江砂,并誘惑民警:“放一馬”,出去后“好好招呼”。

民警嚴詞拒絕了姚某,并展開深入追查,先后赴湖北黃岡、荊州和江蘇南京、安徽蕪湖等3省11市收集這個特大“采運銷一條龍”犯罪鏈條的證據,用鐵證鎖定犯罪嫌疑人芮某和代某。

順藤摸瓜,警方共抓獲幕后投資、各類船船主、駕船員、設備操作員等共24人;查獲了4艘非法采砂船、7艘運砂船、1艘大型吊機船、1艘萬噸收砂船,4臺隱形吸砂泵。

組“大浪淘沙”微信群聯系溝通

“我們股東內部組建了個‘大浪淘沙’微信群聯系。平常以疏通江道的名義采砂,打擦邊球。”吳某龍供述,采了幾天砂后,楊某等幾個股東覺得產量不夠,想租個“隱形泵”采砂,就通過章某聯系了南京的3位船老板芮某、代某、姚某。

去年5月9日,吳某龍等6人約3名船老板見面吃了頓飯,出資150萬元租下了他們的采砂船,并約定之后每采上來一噸江砂支付芮某、代某、姚某15元至18元。

同年5月10日至17日,該團伙累計盜采江砂66704噸,涉案江砂經鑒定市場價值每噸32元。

檢察機關還引導公安機關到南京、蕪湖等地補充“隱形泵”等涉案船舶書證材料。

經多次補充偵查與固定證據,今年1月14日,該案再次被移送江漢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經審查,被告人楊某、吳某橋、吳某龍、吳某才、周某、章某等人非法采砂共計12.9余萬噸,價值415余萬元。

由于案件證據充足,這個犯罪集團的24名成員全部被江漢區人民檢察院批捕起訴。

承辦檢察官說,明知他人盜采江砂而予以收購、運輸、過駁等,且在事前有共謀的,應當認定為非法采礦共同犯罪。

法庭上,面對部分被告人拒不認罪、當庭翻供,公訴人有理有據地予以回應,指控23名被告人違反礦產資源法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在長江主航道擅自采礦,其行為均觸犯刑法第343條規定,應當以非法采礦罪追究刑事責任。

今年10月24日,江漢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24名被告人中23人因犯非法采礦罪、1人因犯包庇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判決沒收作案工具“隱形泵”采砂船。

與此同時,9名被告人退回贓款共計105萬余元,其余違法所得150萬元將被繼續追繳。

相關報道

一碰就碎的警服,你見過嗎?【中國長安網年度...

下面這張照片,雖未榮膺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但作為入圍作品,它背后的故事,也十分驚心動魄。

山東法院對被告人彭博尋釁滋事案進行一審宣判

以被告人彭博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送別24歲輔警:他的肩上沒“星星” 卻閃耀著光...

2020年1月2日上午,安徽省銅陵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輔警馬勇遺體告別儀式在市殯儀館舉行。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