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嘭!肅靜” 原來“中國第一法槌”是這樣來的……

2019-12-11 14:52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高楊清
字號  分享至:

法槌和收藏證書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供圖

“嘭!現在開庭!”

這個聲音耳熟能詳,發出這個聲音的是法槌。

在河南省開封市博物館里,一個小小的法槌經常吸引不少觀眾駐足。這是新中國使用的第一個法槌。

2002年1月,最高法印發人民法院法槌使用的相關規定,全國法院統一使用法槌。17年后,讓我們走進這個法槌的誕生地,一起探尋這道我國司法改革歷史進程中的獨特印記。

時光回溯到1996年9月18日,河南省蘭考縣人民法院審判大庭內座無虛席,來自開封市兩級法院及檢察院、司法局等政法部門的200多人,在這里觀摩庭審。時任少年法庭庭長的張建民擔任審判長,首次在庭審中公開使用了自制的法槌。

在庭審中使用法槌,這在當時還真是一件新鮮事兒。隨著開庭的法槌敲響,審判大庭內頓時笑聲一片。張建民不得不連續敲擊法槌,高喊“肅靜、肅靜”。隨后,庭審秩序井然,那不時被敲響的法槌,始終是人們關注的焦點。

“在法槌誕生之前,每當在庭審中出現法庭秩序問題,法官往往大聲呵斥,甚至猛拍桌子。這種做法不僅影響法官形象,也有損法庭尊嚴,但又沒有更好的辦法維護法庭秩序。”徐松嶺曾和張建民一個法庭,是當時的書記員。他回憶,張建民有一次在看戲時受到啟發,覺得法官開庭時,手里應當有一種類似我國古代驚堂木的東西。“他翻閱了一些資料,知道國外有些法官審案,至今仍在使用法槌或法鈴。于是,他‘異想天開’,也想造一柄法槌。”

他的想法受到了一些人的嘲笑。建國后,我國各級法院的法官在庭審中從未使用過法槌。驚堂木是古代封建衙門里的法器,是用來嚇唬老百姓的,怎么能用?上級沒要求,法律沒規定,連法槌應該是什么樣子都不知道,就想在神圣莊嚴的法庭上使用,不是把法律當兒戲嗎?一時間,各種說法都有,但更多的人抱以看笑話的心態,沒太當回事兒。

1995年,蘭考法院按照上級部署,對審判方式進行改革,鼓勵法官在不違背訴訟法基本原則的前提下,大膽進行多種形式的探索和嘗試。

“有一天,張建民交給我一張草圖,上面是他自己畫的一個法槌,他交代我找人照著圖紙做一個。”徐松嶺回憶,他找到國營蘭考木器廠,選用了結實耐用的榆木制作,槌的樣式與普通錘子差別不太,紡錘形,長柄,另配一塊方木為底座。

“最初,底座由一整塊厚木板制成,因為是實心,敲擊時發出的聲音微弱。試了幾次,他決定把底座中間挖空,這樣,敲擊時聲音就響亮了。”徐松嶺說。

據徐松嶺介紹,在1996年9月那次庭審觀摩使用之前,張建民使用這柄法槌開庭已半年有余。而那次庭審之所以能被記住,多年來一直為人們津津樂道,甚至被認為是“建國以來我國法官在庭審中使用法槌的首例”,主要原因是此前他使用法槌開庭的事兒一直不為外界所知,而那次是正式公開亮相。

2002年6月1日起,我國各級法院的法官在庭審過程中統一使用法槌。在這之前,張建民研制的法槌,已使用長達六年之久,在多次庭審觀摩活動中都倍受矚目。所以有關專家認為,這柄法槌對于研究我國審判方式改革和法槌歷史沿革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堪稱“中國第一法槌”。張建民也被稱為“新中國使用法槌第一人”。

2002年1月12日,張建民擔任審判長最后一次使用自制的法槌主持庭審。他研制并使用多年的法槌完成歷史使命,被開封市博物館永久收藏,成為我國司法改革歷史進程中的一道獨特印記。

一槌響,天下知。公平正義的聲音將永遠嘹亮。

法槌使用第一人張建民在法庭上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供圖

張建民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供圖

媒體報道“法槌進博物館”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供圖

相關報道

重磅!2020政法系統微博榜1月榜單發布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走進1月政法系統微博榜單吧——

痛心,又見虐童事件!檢察官:從業禁止!

“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被寵愛,他們是我們的未來。”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隱瞞接觸者頻現 超九成受訪者支持將其納入征信...

早一天打贏這場“防疫戰”,社會就能早一天恢復正常運轉,人們就能早一天正常工作和生活。而個別人隱瞞接觸史的行為卻拖了疫情防控工作的后腿,從內部給抗疫情防線撕開口子。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