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習主席授予她“人民楷模”稱號!巡邊55年在每塊大石刻上“中國”

2019-09-22 19:48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責任編輯:王穎
字號  分享至:

冬古拉瑪山口,海拔4290米,是新疆帕米爾高原上通往吉爾吉斯斯坦的一處邊防隘口,每天中國的最后一縷陽光在這里落下。

在這個祖國最西端的關隘,有一位堅守55年的義務護邊員——布茹瑪汗·毛勒朵。

布茹瑪汗·毛勒朵。視頻截圖

55年過去了,當年19歲的柯爾克孜族少女,如今已是一位步履蹣跚的七旬老人。

她風雨無阻,每天巡邊最少走20公里的山路,保守估計共行80000多公里,相當于環繞地球走了兩圈距離。更可貴的是,在她守護的山口,連續42年從未發生過人畜越境事件。

55余載守邊刻字愛國情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烏恰縣吉根鄉,是布茹瑪汗·毛勒朵的家鄉。這里被稱為“西部第一鄉”,主要是柯爾克孜族人,以游牧業為生。

對柯爾克孜人來說,山是他們的父親,水是他們的母親。“每一處哨所都是移動的氈房,每一個牧民都是移動的哨兵。”守邊護邊,是這里祖祖輩輩、世世代代游牧人民的義務。

19歲時,布茹瑪汗·毛勒朵和丈夫一起來到冬古拉瑪山口。

24歲那年,布茹瑪汗成為吉根鄉千里邊防線上的首批義務護邊員。剛到山口的第一年,不會講漢語,也聽不懂普通話。她先是用柯爾克孜文在石頭上刻“中國”,很快找來所在邊防連的漢族戰士,教她認識漢字,在石頭上一筆一劃地刻上“中國”兩個字。

布茹瑪汗手里拿著刻有“中國”二字的石頭。王淑靜攝

2019年9月20日上午,在北京舉辦的“70年70部優秀政法題材影視作品”推薦結果公布暨電影《平安中國之守護者》推介會上,主持人問,為什么要刻這兩個字?她回答:“壞人們只要看到石頭上的字,就知道這里是中國的領土,他們就不敢再過來了。”

布茹瑪汗·毛勒朵和兒子阿曼圖爾·托依齊拜克參加“70年70部優秀政法題材影視作品”推薦結果公布暨電影《平安中國之守護者》推介會”。供圖

后來,只要在邊境線附近看見能寫字的大石頭,她先用尖石頭當筆,寫出漢字“中國”,再用工具一點點的鑿刻。有時為刻字,在石頭上、雪地里一趴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為一顆石頭,需要花費近一天的時間。

55年來,布茹瑪汗刻下了多少塊“中國石”,連她自己也說不清。

布茹瑪汗·毛勒朵趴在石頭上刻“中國”。視頻截圖

吉根鄉的天氣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一天之內可以看到四季變化”,而一年之中,除七八月份略微炎熱外,其他月份一般氣溫很低,十月份就降雪,積雪量多的時候達到齊腰深。

在這種環境下,巡邊自然面臨著想得到或想不到的種種困難——比如房子被洪水沖毀、人從馬上摔下來、膝蓋因為長期行走而磨損嚴重,只能摘除半月板……

布茹瑪汗回憶,當地山上植被貧瘠,無處存儲雨水,只要一下暴雨就會出現洪澇災害。有一次她在外巡邊,突然遇到下暴雨。她還沒趕到家,洪水就把土坯房沖毀了,房子里所有的生產工具也被沖走了。一家人只好躲在山崖下邊,捱過一晚。

講起這段往事,她眼眶紅著,幾近落淚。

“當時父親鼓勵我說,小家沖毀是小事,你是在為黨、為國做事。不要傷心,我的孩子。”布茹瑪汗說,之后他們在鄰居的幫助下,把房子里積水排出后,重新搬了進去。

由于長期在山上徒步行走,膝蓋損傷嚴重。布茹瑪汗一直患有腿疾,直到今年2月份,她在家人陪同下做了摘除兩塊半月板的手術,目前拄著拐杖,已經能簡單行走。

這位七旬老人卷起褲腿,能看到膝蓋上兩條長長的疤痕,這是她55年護衛邊境線的見證。

如果說自己受傷還可以忍受,那么兒子因為巡邊受傷,可能是母親心中一輩子的愧疚。

在一次巡邊過程中,布茹瑪汗和兒子阿曼圖爾·托依齊拜克正在擠馬奶,突然看到7頭牦牛即將越境。阿曼圖爾沒多想,直接騎著母馬前去驅趕,牦牛被及時攔下。

在返回途中,母馬急切地想趕到小馬駒那里,跑得飛快。加上草場上每隔幾米就有一個旱獺窩,結果馬的前蹄踩進窩里,直接跪倒在地,狠狠摔下的阿曼圖爾,也被壓在馬身下。

阿曼圖爾被大家拉出來時,嘴唇烏紫,有人勸他趕緊去醫院看看。阿曼圖爾笑著謝絕,說:我們在草原上長大的孩子,從馬背上摔下來是常見的事。

兩年后,年齡漸長的阿曼圖爾經常感到腰疼,到醫院檢查后,被確診為因受重擊,兩條脊椎骨變形。

這時布茹瑪汗才想起,兒子兩年前曾從馬背上摔下這件事。她愧疚地說,“因為我當時要巡邊,帶你去邊境上才發生的這件事,你會不會埋怨我?”

阿曼圖爾搖搖頭,安慰母親說:“我不怨你。外公在世時經常教導,為了祖國的穩定,我們要守邊護邊,守好自己的領土。你這么大年紀還在做,我還有什么說的呢?”

一家兩代人的戍邊情

布茹瑪汗不僅把自己的青春奉獻給了祖國邊境,也把這種守護者精神傳遞給了子孫——如今家中五個孩子都成為了光榮的護邊員。

“奶奶,以后我長大了,也要當個像您一樣的護邊員。”

布茹瑪汗家門口寫著“護邊光榮,母愛無疆”。視頻截圖

布茹瑪汗·毛勒朵的小孫子,在8月1日建軍節出生,起名“八一”。正讀小學的他,受奶奶的影響,從小下決心要當一名護邊員。

她的兒子阿曼圖爾·托依齊拜克,今年38歲,于2008年加入護邊員隊伍。在他心目中,外公是個淳樸、善良、正直的人。

“以前外公在公社里,負責管理糧票、布票,手里有一定的權力。但他經常給我們講,要時時刻刻聽黨的話,不能占公家一斤一兩的便宜。”阿曼圖爾說。

正是在外公和母親的感染下,他也成了一名光榮的護邊員。并且深刻感受到只有邊疆穩定,社會安寧了,國家才能發展,人民才能過上好日子。

以往巡邊都要騎馬、騎毛驢或者駱駝,步行兩三天才能到山口。2013年縣上修建了牧道,兩三個小時就能到。護邊員們的交通工具也升級換代,改為騎摩托車,或者開皮卡車。

現在護邊員們騎摩托車巡邊。供圖

2017年以來,國家要求把西部邊境鄉,邊境線十公里以內的牧民全部納入護邊員,并且根據海拔和條件艱苦程度不同,每個月都發放一定的政府補助。

布茹瑪汗的5個孩子都成了護邊員。她常跟孩子們說,“我守邊40多年,從來沒考慮過錢的問題。現在政策這么好,你們更加有責任、義務去守好邊境,讓人民群眾生活安寧。”

布茹瑪汗在給孩子們講護邊歷史。資料圖

“冬古拉瑪媽媽”的擁軍情

除了自己的孩子外,布茹瑪汗還有很多“兵兒子”,歷屆守邊官兵們都親切地叫她“冬古拉瑪媽媽”。

布茹瑪汗說:“父親常教誨我,部隊官兵遠離家鄉,遠離親人,守衛邊境。給我們創造好的生活環境,要多關心他們,把他們視為自己的孩子。”她自己也是這么做的。

每年邊防官兵到了她的家,她就像過節一樣,把氈房留給邊防戰士住,把鋪蓋留給邊防戰士蓋,而她與丈夫則悄悄搬到平時擺放雜物的庵棚中過夜。

布茹瑪汗·毛勒朵向邊防戰士講述當年巡邊時發生的趣事。資料圖

1999年7月,雪下得又早又厚。漢族邊防戰士羅啟輝在巡邏時,由于雙腿嚴重凍傷而失去知覺,被戰友抬進布茹瑪汗·毛勒朵的氈房。

布茹瑪汗看著心疼得直落淚,她用柯爾克孜民間用熱羊血治療凍傷的方法,讓兒子殺了養了近一年,夠全家兩個月口糧的一頭綿羊。

養了近一個月左右,羅啟輝的凍傷慢慢恢復。八月一日建軍節當天,為了慶祝建軍節和戰士即將康復,布茹瑪汗又讓兒子宰了一只孫子心愛的、昵稱為“摩托”的黑頭小山羊。

事后戰士們才知道,當時為了怕孫子哭鬧,她絞盡腦汁想辦法把孩子“騙”出去后才殺的羊。

“他(孫子)是我的孩子,你們也是我的孩子。”布茹瑪汗說。當晚,戰士們點上篝火,吃著烤羊,圍著氈房和布茹瑪汗一家共同過節。

布茹瑪汗常說,“我熟悉冬古拉瑪山口的石頭,就像熟悉我家抽屜里放的東西一樣”。

哪塊大石頭的稍微挪動,都逃不過她的眼睛。1986年7月的一個早晨,布茹瑪汗像往常一樣到山口巡邊。剛到邊境線,她敏銳地發現界碑位置被人動了手腳。

她急忙騎上馬,轉頭向邊防派出所趕去。60多公里的山路,其間懸崖、山谷、河溝、亂石坡,能叫上名字的危險地段有十七處之多,曾有行人馬匹不慎墜崖。

年近五旬的布茹瑪汗顧不上這些,馬不停蹄地奔波十幾個小時趕到了邊防派出所。接著,她顧不上休息,連夜帶著武警官兵趕往冬古拉瑪山口。

經過仔細勘查后,確定界碑被人為的向我方移動了25厘米左右,布茹瑪汗和官兵們一道,將界碑推移到原位。

做完手術后,布茹瑪汗放心不下,再次穿著護邊員服來到山口巡邊。供圖

布茹瑪汗的膝蓋做完手術后半年,她又來到冬古拉瑪山口。

她說,“我感恩黨、感激現代醫學的發展,救回了我這條原本可能廢掉的腿。等我的腿好了,我還要義不容辭的守好邊。只要還剩下一口氣,就要站好巡邊員的最后一崗。”

近年來,布茹瑪汗·毛勒朵專門把家里的一間房子改造成“護邊歷史教育館”。

其中,200多張圖片、12件實物記錄了她半個多世紀的護邊歷程,以及護邊員生活的變化。如今,這個教育館被當地評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常有疆內外的參觀者慕名而來,布茹瑪汗·毛勒朵便熱心地為大家講解。

布茹瑪汗家中的榮譽室。資料圖

在布茹瑪汗·毛勒朵的影響下,鄉里80多名年輕人都加入到護邊員隊伍中。

2006年7月,布茹瑪汗被批準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宣誓那天,她精神抖擻,聲音洪亮,對著黨旗和國旗許下莊嚴承諾: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

2019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授予布茹瑪汗·毛勒朵“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

得知她要來北京,村里人都找到她,請她代小至7歲大至70歲以上的邊疆人民,向習總書記問好。

老人不會講漢語,最后,她用柯爾克孜語給生活打了個形象的比喻:過去的苦日子也算過去了,現在是真正覺得過上了“喜鵲在綿羊被上筑巢的日子”——很溫暖!

相關報道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