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千鈞一發之際 他徒手抱住發狂的艾滋病犯人

2019-12-11 13:20  來源:中國長安網  責任編輯:黃雨婷
字號  分享至:

“我就想為毛警官說幾句話!可以不用替我打馬賽克。”

說這話的羅某,是一名鐵窗內的在押人員,得知我們要采訪負責管教他的民警毛卓云,他激動得好像是自己得了獎。

毛卓云是浙江省寧波市看守所管教四大隊民警,不久前剛剛獲得CCTV2019年度法治人物稱號。他負責的區域還有個特殊的身份——艾滋病監區。

曾有一些艾滋病患者將診斷書當做“免罪金牌”,憑著艾滋病患者身份“不符合收押規定”的空隙,他們有恃無恐、屢屢作案,犯罪之后繼續流竄社會、危害社會。

為解決這一問題,2003年起,全國陸續建立了看守所艾滋病專區,而毛卓云就是浙江最早的專區工作者。

“我準備死一會,豁出去了!”

這些年,毛卓云可沒少經歷驚心動魄的時刻。對他而言,賭上性命的瞬間,是家常便飯般的事。

籌建艾滋病監區時,看守所為保證負責民警的安全,專門購入了一批防護服。但這宇航服似的裝備,被毛卓云試穿了一次就擱置了。

“穿著這些,太過隔閡,人家怎么會跟你交心?”

毛卓云和平時一樣,穿著制服就找在押人員談話去了。

“毛警官,自從我得艾滋病以來,親朋好友都拿我當瘟神,而你卻敢這樣和我面對面交談!”在押艾滋病人感激地說,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與人近距離接觸,拍拍肩膀、握握手對他們來說都是久違的感動。

    2013年,艾滋病人王某因吸毒后產生幻覺,當街捅傷民警、打傷女友被收押。

毛卓云第一次看見王某,心里倒吸一口冷氣。嚴重的被害妄想癥讓王某坐立不安,不僅拒不配合民警收押,還大吵大鬧、不停吞食異物。

毛卓云果斷放棄休假,鉆進監室里沒日沒夜陪伴他,真心的交談使王某的情緒逐漸平靜下來。但最終判決下來時,王某再次情緒失控,瘋狂攻擊管教和獄醫。

“他的眼睛都是血紅的!”毛卓云想起那天的場景。

所有人都束手無策不敢靠近,這時毛卓云跟同事們說:“我準備死一會,豁出去了!”說完他就打開監室大門徑自走向近乎癲狂的王某,死死抱住了發狂的王某。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王某頓時愣住了,可能是久違的溫暖將他喚醒,他竟慢慢恢復平靜大哭起來。老毛用手輕拍他的背,像是在安撫自己的孩子。

“回想起來,我也后怕,要是被他咬上一口……”

“給我六個月的時間!”

“給我六個月的時間,干得好我接著干,不行就再另請高明!”

毛卓云曾在接手艾滋病監區時立下過這樣的“軍令狀”,要不是旁人提醒,他自己都忘記了。

在那個“談艾色變”的年代,面對這份崗位的高風險,很多人敬而遠之。

“他們用打濕的毛巾甩監室頂上的燈泡,用身體不停撞擊防彈鋼化玻璃門。”

這些艾滋病在押人員認為之前自己是可以不被關押的,為什么現在要被關?加上對病情和判刑的擔憂,他們每天吵鬧,抗拒服管,也拒絕交流。

毛卓云苦思良久,采取了最原始的溝通辦法:寫信。

他每天把信貼在監室的玻璃外側給犯人們看。一天、兩天,毛卓云的信都會定時出現在監室玻璃上,像是親人的問候,簡單的話語卻能撫平內心的狂躁。

“今天身體感覺怎么樣?生活有什么需要的嗎?有要求可以提,但是規矩得遵守”……

慢慢地,在押艾滋病人開始給他“回信”了,一開始只有幾個字,后來是幾句話,再后來就是一整頁。

一次執行押送任務,毛卓云和同事們帶著犯人奔波了一上午,中午便領大家在山路口的一家面店歇腳,老板看見五位民警進來便吆喝到:“上五碗面。”毛卓云立馬嚴肅地提高嗓門:“上六碗!”

老板一愣,又看看民警旁邊戴著手銬的孫某,恍然大悟。

毛卓云松了孫某的手銬,沉聲道:“抓緊吃!”

孫某埋頭吃著面,面的熱氣籠罩著他,眼淚抑制不住地掉了下來。

那天毛卓云執行任務送孫某去監獄,但監獄認為孫某患有艾滋病和肺結核重癥不適合收監,毛卓云隨后便緊急聯系醫院送孫某去治療。

那刻孫某覺得自己也是個普通人,是被尊重關心的,他的眼淚里有既有對自己的懊惱,也有對毛卓云的感激。

6個月又6個月,他一干就是12年,這12年毛卓云累計管教艾滋病在押人員500余人,沒有出現過一起重大事故。

“我希望大家多關注一下這個群體”

你若是問毛卓云工作的訣竅,他會說:多用心。“我做的跟別人做的其實也沒什么不同,只不過我做得更細致、更周到、更勇敢一些。”

艾滋病患者牟某因組織賣淫被收押,妻子在得知他患有艾滋病后就沒來探視過。

當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判死刑時,牟某當場暈倒在了毛卓云身上,毛卓云緊緊地扶住他,但他的身子還是在往下墜。

牟某覺得自己已經被家人放棄,還將面對死刑的懲罰,已經沒有了任何希望。他每天郁郁寡歡,活得像行尸走肉。

    在與牟某一次次的耐心談話中,毛卓云驚喜得知其還有一個在外地做生意的哥哥,便馬上聯系牟某哥哥說明情況,希望他哥哥能經常寫信來勸導牟某。

做好牟某哥哥工作后,毛卓云又向上級請示,將他哥哥送來的衣物分多次送給牟某。每周衣物都會準時出現在牟某的手中,溫情也一次次激蕩在牟某心里。

不僅如此,毛卓云還在寄送單上加上了牟某妻子的名字,善意的謊言讓牟某覺得自己得到了妻子原諒,感覺家人又重新走進了自己,重燃對生命的期待與渴望。

2013年艾滋病監室一下來了9個20歲的犯人,都是高樓盜竊。他們不認識字,也沒有任何生存技能。

毛卓云看著這些年輕的臉,心里不是滋味,就在監室里面辦起了學校,教他們識字寫字。他沒想到這些年輕人特別開心,每天都認真地學習。一看見毛卓云進監室,就都拿著自己的本子擠了上去。

“毛校長,我這個字寫的怎么樣?”“毛校長,我這樣寫對不對?”

在毛卓云心里他們都是迫于生活仍有未來的孩子,是需要被幫助的對象。

這些年輕人在看守所關了一年,看守所的學校就開了一年,他們之后就再沒有進入看守所。

“我希望你們不要寫我,可以多關注一下艾滋病這個群體。”毛卓云對記者說。

2003年起國家開始對艾滋病患者實施“四免一關懷”政策,能夠解決各類艾滋病患病人群的需要,近年來國家也不斷加大對艾滋病的相關投入。

但是毛卓云還是放不下心,擔心這些艾滋病患者在出獄之后難以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一來是他們大部分沒一技之長,很難在社會立足;二來是一些用工方并不能接受艾滋病患病人群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而這些艾滋病患者如果無法自食其力就會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每當有犯人離開,毛卓云都會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對方,囑咐他們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打電話。不僅如此,他還專門建了微信群,給大家一個討論交流的平臺。

前段時間,毛卓云老是感冒不好,一直咳嗽,他緊張起來,又去做了艾滋病檢測,還好只是虛驚一場。

“我經常去自費做檢測,做完也不敢拿結果,檢測后的前兩天特別難熬。”這些年他背著妻兒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檢測,但都沒有動搖毛卓云的決心。

本來連自己在艾滋病監區工作都是瞞著妻子,監區工作兩年后,一次媒體報道的背影,讓他暴露了。

妻子不敢相信地問“是不是你?”毛卓云只得沉默著點點頭。一番爭吵過后還是以妻子無奈的默許告終。

“她也是在監獄工作的,她都懂的,只是擔心我的安全。”

    關于那段時間,毛卓云的兒子是這樣說的:“那幾天晚上,我總想起一個以身飼虎的佛教故事,父親的選擇雖然沒有故事中的王子這么壯烈,但我覺得他有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巨大勇氣,這令我有一種源自內心的驕傲感。”

“我也沒做什么,就是本職工作而已。我的想法很簡單,我的本職工作做好了,單位的工作就好了。只要每個個體工作做好了,國家就好了!”毛卓云說起自己,云淡風輕。

作者:中國長安網 安羽 葉雨蒙

相關報道

一碰就碎的警服,你見過嗎?【中國長安網年度...

下面這張照片,雖未榮膺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但作為入圍作品,它背后的故事,也十分驚心動魄。

山東法院對被告人彭博尋釁滋事案進行一審宣判

以被告人彭博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送別24歲輔警:他的肩上沒“星星” 卻閃耀著光...

2020年1月2日上午,安徽省銅陵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輔警馬勇遺體告別儀式在市殯儀館舉行。

安卓手机怎么样赚钱吗